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给小嘟的迟到生日贺 [S8727文]


我成功地打完字了!TAT!妈妈我做到了!
没有料到……原本在本子上写了四千字左右……移到电脑里就会变成七千多OTL……一边打字一边改对我来说几乎就是加字数的代名词……




注意如下:

01甜文。很狗血。
02【孩子你言情了】——同学的原话。
03所以,雷到也和我无关。(前后完全不搭调吧!
04如果有和原作冲突的BUG请……请无视……因为写的时候有些地方的时间节点什么的实在没办法查证漫画了……回来打字再更改已经来不及干脆就没去改了……(懒死你……


05迟到归迟到,心意归心意。话说这文的萌点其实只在于是27送给S87的。

06小嘟生日快乐。
==========================================














初めまして



CP :斯帕纳X 泽田纲吉





——不是的哟。我觉得我们一定会比现在相遇得早。
——我的直觉是这样的,彭格列。所以……






最近几天泽田一看到将尼二圆圆的脑袋就会忍不住想起正和正一努力制造基地的下垂眼技师斯帕纳,恍惚一下只能自己赏自己脑袋一个亲密的拳头;和将尼二打过招呼回到房间里,照照镜子除去隐形眼镜的时候会再次形成影像;吃过晚饭准备回房间睡觉,窄窄的通道里灯光对酸痛的眼睛有点刺激,蓝波一平追逐嬉戏,山本和狱寺拉拉扯扯打情骂俏一如既往,风太笑着说阿纲哥晚安不顾实际上身高的诡异差距,他觉得这种和平的感觉让人惬意,鬼使神差又想起泡着日本茶却吃着速食面的安静面孔。
躺在床上看到衣橱里挂着的绿色工装忍不住一个激灵,他想这可不行。
都说事不过三,自己这副样子到底是脑子被幻骑士打坏了还是想念迷你莫斯卡了,难不成是想吃棒棒糖了?狠揉自己那头蓬松的乱发然后在床上翻滚一次又一次。就算坦率地承认自己很想去看一看却又害怕打扰人家,里包恩扯下帽檐的动作泽田纲吉也不想看到,自己烦恼着阻碍自己,他觉得连训练不顺利也没这么苦恼过。不知道什么时候顺路进来的家庭教师看着不顺眼于是连发两颗子弹,证实彭格列基地毕竟牢固。

“蠢纲,你看起来简直就是恋爱中的少女。”
某种意义上算是一语道破。随后泽田露出的惊讶面容又让婴儿教师耗费子弹数颗。
“表情太蠢了。”


是说,恋爱什么的怎么可能。泽田纲吉从头顶拽下毛巾挂在脖子上。我可是男的,斯帕纳也是不折不扣的男生啊……啊也不一定,脑子里突然冒出左右手二人组每日的杀伤性闪烁迅速地否定了自己的性别观点。那……难道接受这种愚蠢的言论?他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护身符左看右看,最后自以为是地点了点头。没错……我可是喜欢着京子的呀!从初一开始就已经暗恋她了呀!于是就抱着这种心情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里面妈妈泡了偏苦的日本茶,碧洋给一平整理浴衣的衣襟,他想说怎么回事,突然发现自己身处草木森森的并盛神社。他看到里包恩斜过来一眼翘了翘嘴角然后一言不发地走掉,妈妈挽着爸爸对自己说“今天是花火大会呀,纲君。”随后亲密地步向密林深处。恍然大悟那般“哦”了一声又马上在内心吐槽说我附和个什么劲儿啊!正当不知所措的时候绚烂的声响爆裂在头顶,突然之间周围的人脸上全都光芒四射,是说那种欢快的笑容。然后身后有人对他说这可真是有趣啊彭格列。


扯着被子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呆呆发怔,看了一下闹钟上面显示早上四点。二十七秒以后他骂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句脏话。
“他妈的!”



他顶着不济的精神和那两个熊猫眼圈在饭桌上坐下,京子端上早餐的时候问他阿纲君昨天没睡好么他又仿佛被治愈了一般说没事没事。早餐是煎鸡蛋,弱弱的咸味不至于和牛奶冲突起来。拿着筷子往嘴里送了几块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对着京子和小春差点喷出一口食物:“基地那边……斯帕纳桑……和入江君有没有好好吃饭?”话一出口却马上在心里思忖着入江和斯帕纳的顺序是不是说反了。京子抿嘴笑了笑说:“没关系,每天都有人把饭菜送去了再拿回来,一定有好好吃饭的。”她大概是在想阿纲君真是个温柔的人,而饭桌另一头站着的小春已经是花痴全开,“阿纲先生好温柔~小春DOKI DOKI了”之类的台词单句循环。走进来的山本和狱寺被如此状况惊了一记,其中一个哈哈地笑的意味不明,另一个叫嚣着蠢女人你在花痴些什么又拿出了多日不见的不良少年派头。之后加入的是小孩子们和精神同小孩子几乎没有区别的兄长大人,吵吵嚷嚷乱七八糟,彭格列地下基地的早晨一如既往热闹非凡。泽田于是苦笑着埋头进早餐。嘴里嚼着蛋皮包裹成的小卷儿,忽然之间又响起了递给自己日本茶的时候,青年脸上单纯平凡的微微笑意。


[恋爱]……?

哐当一下,泽田纲吉手中的筷子毫不意外地落在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以配合他内心此刻的一团混乱。
“对……对不起我吃饱了我先走了!”尴尬地笑着慌忙离开,只剩下仍旧在吵嚷的众人一齐安静下来。
“阿纲?”
“阿纲先生?”
“……十代目?”
里包恩伸出婴儿手指弹了弹自己的帽檐。
“哼……”



呃啊啊啊啊!都怪里包恩说了那么奇怪的话。泽田盯着手里的毛线手套突然之间失去了训练的意志。啊不行不行,一定要回到过去,让大家回到过去。一定要变强。要保护京子、小春、一平还有蓝波回到过去。绝对的!集中精神集中精神!他给自己做催眠一般碎碎念,但是人类总是一种不能强求的动物,越是不希望想到越是像缠上了一般挥之不去。斯帕纳对他说“我来帮你完成X-BURNER”的表情就是在眼前晃荡。
这样说起来……回到过去了,就再也见不到了吧。和斯帕纳桑……

“阿纲,你好像特别关注斯帕纳嘛……被关后遗症?你是M?”
“里……里包恩?!……?!……斯帕纳的COSPLAY?!你在干什么啊里包恩!再说了什么叫被关后遗症啊?!M又是怎样?啊好痛!干嘛随便砸人啊?诶……这是……斯帕纳桑做的棒棒糖?”
“他叫人带给你的哟。”
“吓?”脸红得毫无预兆。
“哦斯帕纳桑难道也喜欢我?沉浸在这种疯狂的甜蜜中我是多么地幸福啊!括号,棒读。”
“才不是啊!那种奇怪的台词是什么东西啊?最后那个‘括号,棒读’又是怎样啊?!”
“但是真的脸红了哟,蠢纲。话说斯帕纳长得又不怎么样你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啊。”
“说了不是喜欢啊!……但那么说的话,其实斯帕纳桑很帅啦,外国人来说我觉得挺好了。况且他工作起来超认真。‘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妈妈一直这么说。”
“……奈奈么……”想到家光小婴儿忍不住笑了一下,“不过斯帕纳可是手党哟,你不是一直都很反感么?”
“他是为了研究机械吧。看他和入江正一的那个样子……”不眠不休的,“机械狂人……”
“但总归也杀过人吧……”

于是怔了一下。
“……是这么说没错……可是……”
泽田的口吻慢下来不再回答,他把拆好的棒棒糖含进嘴里,伸手拿着透明的包装袋遮到眼前,头顶的灯光被折射的有些扭曲。有个透着一些无奈的声音说:“亲手杀人,总还是非常讨厌呢……”


里包恩看看自己徒弟那副没出息的样子狠狠地踹了一脚。居然随随便便被自己用话套了出来。
“……阿纲,你一直在帮斯帕纳说好话呢……”
“诶?”
当头棒喝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想解释的时候总有个词叫做欲盖弥彰。
他想说我没有却在发出任何一个音节之前被换回西装的小婴儿蛮横打断。他看到里包恩平静地说既然那么在意的话就去看一下吧,之后猛的一下思路就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路歪曲。

诶?

随之洞洞的枪口对准阿纲的额头。
“但是翘掉的时间要两倍地补回来。”
里包恩到底还是里包恩。
“………………知……知道了啦!”




一直在训练什么的,很少有时间能够到大街上去溜达转悠。泽田离开基地以后最初总是畏畏缩缩,总觉得自己会被路过的行人发现些什么,逐渐才习惯过来。伸着脖子张望左右,全都是不熟悉的景物,于是他想,十年了呀。但是总归又是明白的,这里是并盛,过了十年也还是他的家,就算熟悉的街道都改换了样子,不认识的高楼拔地而起道路改变了原来的轨迹,行走其间却依旧能觉得浑身惬意。为了不被人发现因而在最后特意绕了偏僻的路,小巷子里只有垃圾桶和流浪的野猫,时不时能从哪些狭小的空间看到尽头的街上有身穿不和谐衣服的大叔。
密鲁费奥雷的人吧,他这样想。匆匆路却在不经意间撞到了一个人影。
性格胆小也好别的什么也好,泽田的第一反应毫无疑问是道歉。
“对!对不起!”双手合十低着头的样子。
对面是满满的不耐烦。
“啧……所以说我才讨厌小孩子,”成年女性的声音,言语间不满转换成了惊讶,“诶?泽田纲吉?”
哈?泽田抬起头。剪了短发的吊眼梢女子,色的柔软卷曲着,身着职业装,刚刚扔完垃圾的样子。
“诶?……你是……川花!”
川看起来不怎么满意的样子,紧张兮兮地蹙起眉头,伸手搭到了泽田的肩膀上。“没事了吗你一个人在外面到处乱跑?京子和小春呢?”她略微有点激动地抓紧泽田还顺手摇了几下。
“……没……她……她们还在基地里……我……我有点事出来一下……她……她们……都没事……”迟缓了一下把“很好”改成了“没事”。
当然事实总是打击人的,川摆出一副死都不相信的怀疑表情来。她皱着眉头把脸靠近泽田,似乎是想把藏在心里很久的疑问统统抛出来,刨根问底的那种。近距离面对一个女性正常男生本来应该是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特殊关系特殊事故泽田只能一下子刷白了面孔猛地整个人合手低头,仿佛认命一般狠狠把身体弯曲起来,一副【我错了】的样子。其实从以前就有些害怕川,看起来严肃无比的样子总是让人觉得不好接近,因为是京子的朋友所以就更加在意。

泽田感觉到头顶的压力。

“对对对对不起!!可是我现在还什么都不能说!请……请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改变现状的!事情一定会变好的!所以……所以请先什么都不要问!真的非常抱歉!”
只能一股脑把能想到的说辞抖出来,然后又变回砧板上的食物任其宰割。

“你们这些男人啊……”
呜哇哇来了来了。要说女性常用的手法无非就是扇巴掌吧会不会很痛。啊列……这是怎么回事?

头顶的压力只是轻轻覆盖着,温和地揉了揉自己扎手的头发。
“都一个样子。”
半眯着眼睛抬起头,泽田只看到川坠着眉毛,无奈而柔和的表情。
川继续说。
“那个人也是这个样子……说什么可能有些事情会改变,但是既然是命中注定了就一定会极限地在一起你只要极限地相信我就好了,然后居然就杳无音信到现在……都是嘴把式。”
大概模仿着某个人的口吻,听起来满是糖果色的埋怨。
“但是……”她看着泽田纲吉一副惊讶的表情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川……?”
“拜托了。”她优雅地鞠躬下来。
泽田只看到她背部优美的曲线,还有抬起头来时微微上翘的嘴角。




“诶?纲吉君?”
“啊,入江君。”
“哈哈,叫我‘正一’就好了。今天怎么过来了,不用特训么?”
“嗯……稍微……来看看……”
“……不放心我们么……?”半开玩笑的口吻。
“啊不是的!!”泽田中招了慌忙摆手,“我很相信你的!入江君!……只是……”他稍稍顿了顿,和入江一同往更里面跨出一步。穿着满是机油的工装,斯帕纳带着防护镜拿着钻头对着一堆零件一心一意。突然之间他像是感觉到了背上的视线那般回过头来,推开护目镜,兴奋地挥了挥钻头。
于是泽田就像是咽不下去了那样吐出了后半句。
“……来看看。”

小丑伸出手指挠上你的腰于是你笑翻在地;小虫爬过皮肤的敏感地忍不住要伸手去蹭;斯帕纳回过头来笑着兴奋地挥了挥钻头。耳边的声音叮当一下,遥远的的回声。

大概是真的,喜欢了吧。

泽田认命地终于明白里包恩让自己来[看一下]的意义。回忆起那个表情才理解明白,虽然可能只是那么微弱的、一点点的、仅仅是[在意]这种程度的喜欢而已,也终究是“喜欢”了。那个时候里包恩说的“让你和彭格列的机械师来场发明比赛”,将尼二从耳机那头传来自信满满的声音,自己略微茫然的心情,以及回过头看到的场景:斯帕纳像个小孩子那样兴奋地胀红了脸,闪亮闪亮的眼神让整个面孔看起来都是耀眼的星群。仿佛是盛满了银河水的大碗,星星们带着高兴的气息一刻不停地向外溢出。连空气都能够被感染。

泽田纲吉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只能任由自己一下子蹲在那里,他挥挥手对入江说只是胃痛不碍事的惹来一张感同身受的脸。下一秒是摘了手套的纤长五指摆到他的面前。

“斯帕纳桑?”
“我带你到外面去坐一下吧,彭哥列。”
他摆着一张略带关切的木讷的脸。

然后就被带到了一个有着凳子的地方。基地看起来还只是初具规模,但是斯帕纳告诉他事实上最精密的部件和仪器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之后的工作也就是装上外壳和美化这类外观上的工作。“相比下来会轻松些吧,啊啊就是调试的工作比较辛苦些。这场战斗绝对不可以输掉。彭哥列,你们也很辛苦吧。”
泽田手里捧着斯帕纳递给他的袋泡茶默默地喝了一口,出神地想着些什么。
“彭哥列?”
“呃啊啊……没……没有啦……你们两个要建成那么大的基地才真的是辛苦了……我们……如果……不努力的话不行啊……”
“……彭哥列。”斯帕纳突然叫了一句。
“啊是!”
“……如果你们突然就成功了,然后突然地回到了十年前,我们是不是就碰不到面了?”
“……是这样……没错呢……”
“这样啊……十年火箭炮还真的是神奇的东西呢……”
“这样……?”啊斯帕纳桑果然是机械狂呢。
“恩……我喜欢彭哥列。”
“……哦……”诶?……“噗——”喷了一口茶出来泽田顾不得狼狈只能转过头狠狠盯着斯帕纳上下左右打量。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嗯……怎么说……以前只是听说彭哥列十代首领非常厉害,招式也很独特,就很感兴趣。啊我见过一次十年后的你,总觉得看起来也就普普通通的人。倒是没想到会再以那种方式相遇呢。”斯帕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过头递给泽田一支棒棒糖,“彭哥列,我是第一次见到你那样的人。和小正、和以前认识的日本人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你……呃……很干净。应该说是,眼神很干净。虽然只是认识了相当短的时间,但是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呢,彭哥列。”
尾音干净利落地断开,他用充满好奇的眼神地反过来打量起泽田纲吉。而陷入石化的十代首领瞬间发现自己果然开始胃疼,从来都没有好好使用过的脑子猛然高速运转起来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噎住,憋了一脸酱红。缓过来后只能低下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斯帕纳,嘴里甜得让人有些受不了。
“……斯帕纳桑……现在和我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不愧是彭哥列呢……”
“哈?”
“一般人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啊,HOMO啊,好奇怪,好恶心’之类的吧……听说白兰桑第一次骚扰正一的时候正一就是这个反应啊……”喂斯帕纳桑你好像爆出了惊人的内幕啊!说起来白兰果然跟看起来一样是个变态……啊不对重点好像错了……
泽田在内心吐槽了一阵才弱弱地出声。
“可……可是确实是这样……我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吧……就算斯帕纳桑现在对我说了这些……我也……”啊糟糕,这不就是变相在回答了么……[我也……]什么啊!啊应该想想接下来怎么说……我不觉得自己是喜欢他,只是……只是……稍稍有些[在意]罢了啊……
“没关系的哟!”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的斯帕纳很开心的样子,他的声音像是塞满阳光般明媚,“我有种感觉,我们应该更早认识……”
“……说什么应该……”
“嗯我是说,我觉得我在我见过‘你’之前,就已经认识你了哟。”
“哈?”
“我觉得我们一定会比现在相遇得早。”
他伸手摸一摸泽田的头发,“我的直觉是这样的哟彭哥列。”
“所以如果你回到过去以后看到我的话,请一定……”大概是在推敲着用什么样的词语,斯帕纳转动着眼珠略微斜视边上。泽田叼着根干净利落地小棍子反而转过来肆无忌惮地盯着金发青年看起来。上一次这样去盯着看是醒过来的时候,斯帕纳还是完全的敌人。但是这个后来对自己说“我来帮你完成绝招”的青年却从那个时候就让泽田感觉不到可怕,反像是站在成熟了的向日葵花田中,一片暖洋洋的金光灿灿。

几乎从最开始就没感到讨厌的气息么?泽田有点痛恨自己的超直感,却没想这和超直感并没有半点关系。他想泽田纲吉你别被里包恩说准了真的是个M啊!这算什么?斯哥尔摩症候群么?……呀不对方向好像有点偏差……他狠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只看到斯帕纳掏出棒棒糖塞到嘴里然后嘟了嘟嘴,突然之间一幅茅塞顿开的样子。

“请一定……”他说。
“请一定和我……”他回过头来对着泽田,平时了无生气的脸上有了微妙的表情变化。



“请一定和我再次相遇,彭哥列。”

明晃晃的黄色香味从斯帕纳的口中传出来,像极了偏酸微甜的蜜渍柠檬。








“哈哈,所以说高中的棒球部果然不一样呢!昨天刚刚被教练狠狠训了一顿。超可怕的。”
“棒球笨蛋就是棒球笨蛋,哪有人上高中第一周就提交申请想成为正式球员的啊?!”
“哈哈,说起来狱寺没有参加社团呢……虽然也是意料之中啦。阿纲呢,怎么没有参加社团的样子,小鬼不允许么?”
是因为废柴……呀当然这种话不能说出来。阿纲苦笑着抬头对山本点一下头当是默认。那边的左右手(自称)已经开始叫嚣着“你说什么呀十代目英明神武千秋万代哪会跟你这样的棒球笨蛋一样没品”……

算是顺利上了高中,虽然考试的那段时间过得惨无人道了点,意外的是高中的学长居然会有入江正一。里包恩邀请他加入彭哥列没料到被拒绝,看来此时还是一个略微有点畏畏缩缩的弱气青年,似乎对手党的事情也还半知半解。斯帕纳说的“再次相遇”也并没有发生,稍稍旁敲侧击问问入江,对方也好像不知道这么一号人物。泽田想自己大概是因为在人生中首次被告白吧,所以才会那样在意,对,在意。


“呜哇,学校什么时候立了那么大的招牌……”进入了学校就立马听到了喧哗吵闹,山本也是一副感慨的口气。
“……风纪委还是一如既往地乱来啊……云雀那家伙……切”
“机械人大赛……啊!昨天好像听老师说到过,但是上课睡过去了没太大印象……”
“我去天台睡觉了也没印象……”
“狱寺你又翘课啊?”
“老子要补眠啊混蛋,也不想是谁的错……”左右手翻了记白眼,回过头一脸明媚殷勤,“十代目我们……”

随之是砰的一声我们的彭哥列十代目四脚朝天毫无形象地倒地不起,“痛”字也没怎么喊的出口却结结实实地怔了一下。大概是招牌太大而误导了视角,欧洲血统的青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比印象里矮一点的样子虽然因为仰视的原因并不清楚,金黄色的头发微卷,左边的小卷儿有些特别想来也会引人注目吧。诶说起来现在应该说什么,这个时代他会说日文么我是不是应该说“Nice to meet you”之类的……

然后有些青涩但是怎么听怎么像大人蓝波的声音操起熟练的日语。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他伸出手来,纤长的五指。


瞬间涌来的是熟悉的场景,泽田只能停顿到自己的时间空间。无视了周围狱寺“喂你这家伙对十代目……诶你不是……”和山本“啊列,好像是密鲁费奥雷的那个……”的声音,只是记得似乎发生在并没有多久前的对话。


川花一脸幸福的表情说的命中注定和相信。
下垂眼技师恍然大悟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棒棒糖的香味明晃晃的就好像是阳光。他回过头来对着自己,表情上那个微妙的变化据说就是温柔的笑容。与兴奋无关,温存蔓延的笑容。
声音悠扬在空旷的脑子里,无限长无线绵软地回旋缠绕。

——请一定和我再次相遇,彭哥列。



“啊我没事……”他把手放进对方的手心里,斯帕纳握紧了,他借力站起来。
努力地想要对他笑得自然些。


怎么说……


终于和你,初次再会。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Secret

No title

對不起我不該說這文言情……(鞠躬)
我只是想起很久以前看過的一個言情裏面用過類似的梗(雖然完全沒有可比性的其實)

No title

差点也想写知名不具……好啦我又不是说你嘛TVT,道什么歉嘛……=v=
其实言情也不错呀你还记得寝室厕所里那八本欢乐的口袋小言情~XDD!
【CIAOS】

辰嶺

Author:辰嶺
出生日期:4月15日
【一直觉得生日是很重要的日子】

MAIL:tatsu8059@hotmail.com
【很晚才注册的mail地址】
【却意外的是最常用的一个】

节操无
CJ无
RP无
三无新人类


间歇性脑残
持续性精神分裂
怎样都好啦
反正是个神经病

意外的是文艺腔
有时候细微敏感
看起来也许很大条

大概只是看起来


同人女属性
虽然通称阿辰哥

性别不重要,真的





這些故事。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鋼之煉金術師》
《塔利亞》
《火影忍者》
etc

這些人。

小畑健
天野明
富堅義博
etc


他們。

山本武&獄寺隼人
宇智波佐助&漩渦鳴人
ETC


愛過或者正在愛著。
或者永遠


沒錯我是說永遠



想要画画
也想要写字
大概成功做到了另一个意义上的自闭


原本只是想要創造一個
屬於自己的極晝
又好像突然之間貪婪起來

我想要一個小小的奇跡






是說
我永遠都是RP星球的人
星星眼家族最小的儿子
不管誰先到达了那里
一定等我
我也一定等着你們

【約束の場所】







最後
例行公事

【LINK FREE】
無LOGO



歡迎到來

【生下来|活下去】
【HEY,TELL ME】
【江月如旧】
【搜索中】
【流星】
【もしもし】

【碎語連連】
【但為君故】
官方博客

↓↓

我們的覺悟!

官方网站

↓↓

我們的覺悟!

【'Cause it's YOU】
管理页面
フリーエリア
love and peace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