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很喜欢余秋雨

下午坐在书桌前呈L状在看《千年一叹》。
等抬起头来看的窗外的时候阳光明明仍旧艳丽却还是看得出转换了一个巨大的角度,投影斜去了一个更深的角度。
碧空白云,悠悠千载。


前几天和老婆出去玩的时候逛了书店,看到余秋雨先生的不少书。老婆说她周围不少人都讨厌余秋雨,她也不怎么喜欢。她说余秋雨就是个极端的顽固分子,还有偏激什么的,于是我很尴尬地笑笑。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告诉我说“不喜欢余秋雨”的人了。
或者反过来,告诉我“喜欢余秋雨”的人,似乎一直都只有小雨。

其实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所谓的【喜欢余秋雨先生】,我也没什么太大资格能这么说。毕竟没有看过多少,只是零零碎碎地把主要的作品看过一些,《文化苦旅》和《行者无疆》,还有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完的《千年一叹》。最早是高中的时候,捧着《文化苦旅》很是赞叹。以前总是以为不会喜欢这些个解放附近出生的作家,总以为会政治气息太浓厚,不招人喜欢,但是这里就是转折了。发现原来白话的语言美并不是只有那些年轻而新鲜的生命才明白,更久远一些的沉淀也能给白话染色到缤纷蓝,发现自己果然渺小偏激,从而才能明白另外一些东西的博大,去向往去渴望然后置身其中。
文字是一,最感动的还是那些浓厚的文化。从前期待的总是推开一件真正的博物馆的门,能感受到厚重的历史扑面而来。我讨厌政治,几乎是对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老爸对我的嗤之以鼻几乎就成了长期斗争——大学学了四年政治的优秀党员自然看不起我这种居于一隅的小小偏激。但是我希望能够在哪里的文字中尽量少地看到所谓高贵的政治立意。仅此而已。

记得看文化苦旅的时候看《道士塔》就已经被深深吸引,虽然后来同桌对我说了【这种争议性太强的文章没什么好看】,我却依旧记得道士塔的结尾美到凄凉冷艳的暮色远景。他说唐说浓重的色彩,于是就能看到漩涡的激荡,如同胡旋舞般激情荡漾。还有那场恢弘的灾难,以及那之后宛如不肯退去的记录那样存在着的庞贝古城。做不到系统地去评论,没有强大到能够把所有被动输入的感动转化成言语主动输出,但是存在于胸口的一种柔软的情感变的澎湃然后久久不散。


人品什么的我一直很看重,也因此而深刻地讨厌着那个叫郭敬明的男人,一种近乎狂热的反对与讨厌。但是当所有人告诉我【余秋雨这个人……】的时候我却只能陷入深深地沉默。我不知道那些文革的说辞也不知道近来那些攻击和反攻击。我看不清余秋雨这个人,也没有兴趣看清。
但是依旧很乱,老婆说我死正直,所以我就死死地把千年一叹扔了一年。


于是对不起了吧,回来把书本拾起的我依旧喜欢那种文字和感慨,喜欢那些悲天悯人的恸哭口吻。面对镜头和孩子们一同摆出笑脸的余秋雨先生我最终还是讨厌不起来。
那么不是现在的封笔了的余秋雨也不是文革的余秋雨,就让我一直喜欢那个穿梭在各个城市,国家间找寻历史足迹的人,透过他的眼看旭日看余辉,看山川湖泽,看年迈的学者与老人走在石板路上,回首居然是淡淡俏皮的年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Secret

【CIAOS】

辰嶺

Author:辰嶺
出生日期:4月15日
【一直觉得生日是很重要的日子】

MAIL:tatsu8059@hotmail.com
【很晚才注册的mail地址】
【却意外的是最常用的一个】

节操无
CJ无
RP无
三无新人类


间歇性脑残
持续性精神分裂
怎样都好啦
反正是个神经病

意外的是文艺腔
有时候细微敏感
看起来也许很大条

大概只是看起来


同人女属性
虽然通称阿辰哥

性别不重要,真的





這些故事。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鋼之煉金術師》
《塔利亞》
《火影忍者》
etc

這些人。

小畑健
天野明
富堅義博
etc


他們。

山本武&獄寺隼人
宇智波佐助&漩渦鳴人
ETC


愛過或者正在愛著。
或者永遠


沒錯我是說永遠



想要画画
也想要写字
大概成功做到了另一个意义上的自闭


原本只是想要創造一個
屬於自己的極晝
又好像突然之間貪婪起來

我想要一個小小的奇跡






是說
我永遠都是RP星球的人
星星眼家族最小的儿子
不管誰先到达了那里
一定等我
我也一定等着你們

【約束の場所】







最後
例行公事

【LINK FREE】
無LOGO



歡迎到來

【生下来|活下去】
【HEY,TELL ME】
【江月如旧】
【搜索中】
【流星】
【もしもし】

【碎語連連】
【但為君故】
官方博客

↓↓

我們的覺悟!

官方网站

↓↓

我們的覺悟!

【'Cause it's YOU】
管理页面
フリーエリア
love and peace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